Powered by Blogger.
傳說,印度是背包旅遊界的大魔王。

有人甫到首都德里,馬上買機票回國。有人來印度多少天,就拉多少天肚子。在網上找資料,第一篇出現的居然是《印度騙術大全》,更不要說那罄竹難書的風化和搶劫案。

然而,當我知道你會到印度旅行後,我猶豫了三秒,然後說:「那麼,我也來印度吧!」

是的,我來印度,和你說再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一天

出發前,一如以往查找交通資料。雖然大部分人都建議叫車(ola,印度的平民版uber),但我還是不服氣,想找找公共交通工具,畢竟德里有地鐵,而且民宿距離地鐵站也是十五分鐘路程。

當我們坐機場快線來到 New Delhi 站,打算轉乘地鐵前往 Jama Masjid 站後,才發現地鐵路線圖上顯示 Jama Masjid 站一段施工中,尚未通車。我們查了地圖,從 New Delhi 站步行至民宿大約半小時,於是就決定徒步。



🔺 Jama Masjid 是印度最大的清真寺,拍攝需額外付300盧比。付錢前,看到前面有遊客只得5歐羅,工作人員笑笑口說:「5歐羅也可以,沒問題。」

走完這半小時的路後,結果我們每天出門都叫車了,除了從Lotus Temple到Humayun's Tomb坐過一段德里的地鐵外。


🔺 Lotus Temple 外形既像蓮花,也像合什的手。不論宗教及種族,所有人都可以在這裡祈禱。



🔺 胡馬雍陵。胡馬雍是是蒙兀兒帝國(1526-1858)的第二任君主。雖然皇室是成吉思汗後裔,但信奉伊斯蘭教,所以陵墓建築也如清真寺般有「洋蔥」圓頂。


New Delhi 站一帶的市容,其實就是很典型的印度市區風景,但已足夠令我們兩位第一次到印度的旅客眼界大開。

街上幾乎沒有女性、狗隻隨便睡在路上、牛馬在路旁休憩、毫無作用的交通燈、橫衝直撞的汽車、路面爛得像三十年前的中國,還有不知從何而來的香料味、香水味、汽油味、排泄物味和垃圾味。

而 Delhi Gate 的大街擠到好像年廿八的年宵花市,背著大背包左閃右避,只恨當沒好好學習凌波微步,慶幸的是,到訪中國多次,早已習得過馬路技能,否則也不知道該怎樣過馬路。



🔺 New Delhi站和 Chandi Chowk (月光市集),街頭一片混亂,響鞍聲不絕


來到民宿後,你說,你的印度同事告訴你,「印度跟巴黎就差不多嘛」,腦海立刻出現的是《印度騙術大全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印度的古跡

印度是四大古文明之一,國內古跡處處,可是日久失修,即使是已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德里紅堡(Red Fort)和胡馬雍陵(Humayun's Tomb),也甚為殘舊。紅堡的資料版指,宮殿牆上有美麗的花紋,但其實早已褪色。原本水道縱橫的花園,只剩下一條條乾涸的坑渠。紅堡的內門改建成軍事博物館,不但細小,而且展品不甚特別,只花十五分鐘就逛完,實在有點失望。




🔺 德里的紅堡曾是皇宮,亦是英國人的行政中心


然而,看到泰姬陵時,還是十分震憾。它號稱「七大建築奇跡」、「亞穆納河畔的永恆眼淚」,基本上是印度必遊的景點,即使門票漲價至一千盧比,還要從德里坐三小時的車前來,還是覺得不枉一行。遺憾的是,無法看到泰姬陵的日出和日落。



加爾各答的維多利亞紀念堂(Victoria Memorial Hall),歷史較北部的古跡短,但也值得一遊。維多利亞女皇任內控制了印度,稱 Empress of India,並以加爾各答為根據地。是以加爾各答除了有歌頌女皇的紀念堂外,還有不少殖民地時期的建築,例如中央郵局、銀行總部等,感覺有點像五十年代的香港。









加爾各答眾多建築中,印度博物館最令人流連忘返。它是印度最大和最古老的博物館,於1814年成立,展品包括上古動物骸骨、石頭、雕像、工藝品、布料,甚至埃及的木乃伊,非常豐富。然而,我們好像變了博物館內的「活展品」,本地人對我們很好奇,甚至要求合照。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佛像與飲食

印度博物館的佛像,眼長鼻高,和東亞地區的扁面佛像的樣貌不太相同。佛陀在今天的尼泊爾出生,並非「漢人」,而且印度曾受中亞地區文化影響,是以佛像較像中亞人。


🔺 你問我為何印度的佛像那麼纖瘦,我說大概都好像你這樣水土不服,拉了幾天肚子吧。
相傳,佛陀的確是腸胃不好。


🔺 中國洛陽龍門石窟的佛像


🔺 日本奈良東大寺的大佛

佛教源於印度,但今天佛教在印度已經式微。當年玄奘前往求學的那爛陀寺,已成考古遺跡(即廢墟)。現今國民多信奉印度教,伊斯蘭教次之,所以飲食方面,牛羊欠奉,如果嫌棄羊膻魚腥,也只能「雞全部都係雞」,或者吃素。

不過印度是香料大國,加上天氣悶熱,幾乎全民嗜辣,即使是素菜類,味道也是非常濃烈,不太喜歡。每每看完餐牌後,還是直接請店員推介不辣的小菜。但所謂不辣的,往往只是「少辣」,並非無辣。有時,我懷疑店員聽到後,可能會直接叫我去甜品店找吃的。


🔺 德里康諾特廣場一間海德拉巴餐廳的檸檬雞


🔺 加爾各答 Park Street 一間西餐廳的素菜餅


🔺 美食廣場的中國素菜炒飯


說到甜的,不得不提飲料。在印度喝得最多的,除了水就是可樂,因為有好幾次想點甜飲品,結果都是咸的苦的,有 classical lemonade、fresh lime soda、mocha ... (《印度騙術大全》之二) 不知為何凍檸茶在印度不太流行,明明餐牌上就寫著 iced lemon tea,但每次想點時都說沒有 (《印度騙術大全》之三) ,於是只好繼續喝水和可樂,但是點外賣時,往往少送一支飲品 (《印度騙術大全》之四),嗚嗚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APP

第一晚,我們都累到不想動,管家先生說我們可以點外賣。聰明的我看到外賣紙上有餐廳的手機號碼,於是就直接 whatsapp 點外賣了。後來到了加爾各答,發現有個叫 zomato 的 APP,即是印度版的 Deliveroo,非常適合我們這些懶得出街的人。

除了點食物 APP 之外,在印度必備的還有ola。叫車雖然很離地,但比較快捷、方便、舒服和安全,而且價錢也不算貴,所以基本出行還是得靠 ola。

不論是點食物 APP,還是 Ola,落單後對方往往會來電確認,這時候就是考驗英文和耐性的程度了,例如:

司機:Hello, ola?
你:Hello, yes ola.
司機:asdfqeruybsbrupbsph (印度話)
你:Sorry can you speak English?
司機:adkfjqnuptnpnht (可能是英文)

你默默把手機遞給我。

我:Hello sir
司機:Hello
我:Location?
司機:adfqporntornh (印度話)
我:Are you coming?
司機:adfqnrpnptnsho (印度話夾雜英文生字)
我:Ok ok we wait you.

你說完全分不懂是印度話還是印式英語,我本來想恥笑你,這麼容易都分不到,叫對方說英文就好嘛,直到有一晚…

餐廳:Hello
我:Hello sir
餐廳:asdfghjqlkeytpsrhadflreg (印度話)
我:Sorry can you speak English?
餐廳:Hello
我:Food?
餐廳:asdfghjqlkeytpsrhadflreg (印度話)
我:Sorry can you speak English?
餐廳:Hello

似乎餐廳店員只懂「Hello」一句英文,結果我默默掛線了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所以,印度好玩嗎?

你問我覺得印度如何?我說,其實還有很多地方想去看,例如瓦拉納西(Varanasi)、印度的山區火車、齋浦爾(Jaipur),還有當年玄奘走過的地方,但是世界很大,還有很多地方想去,也就未必會再來印度了。

不過,印度並沒有想像中危險。首先,入鄉隨俗--衣著不要暴露、避免與陌生人有過多眼神接觸、行事低調一點,而且深夜盡量不出門。就算明知被篤篤車司機多收錢,也就由得他,反正如你所言,「其實圍返港紙/歐羅先係一個幾銀錢」。十一天下來,也沒有發生不愉快的事。

很多人都說「切勿相信陌生人」,這方面我就要跟你道歉了。往泰姬陵當天,旅遊書寫著「一般自由行人士都從南門進入」,於是我叫司機送我們到南門。司機說南門不能進,只能選東門或是西門。我堅持要去南門,司機也就唯有送我們去南門,最後發現南門只出不進,於是唯有走回西門。你說,聽到司機有打電話確認南門的確不能進,叫我其實也不用太擔心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後記

結果我沒有跟你說再見。

因為我們在一起了。:)
0
北宋末年,金兵南下,擄走徽欽二宗。徽宗兒子構在臨安即位,是為宋高宗。

世人指責高宗貪圖安逸,無心收復失地,「直把杭州當汴州」,還害死中華民族的大英雄岳飛。然而,來了杭州,才體會到宋高宗的心情。原因無他,西湖太美了。

西湖以二堤十景見稱。蘇白二堤分別以蘇東坡和白居易命名,紀念兩位的政績。十景則涵蓋四季,散佈西湖各處,如「蘇堤春曉」、「平湖秋月」、「斷橋殘雪」等,是以來杭州不能只來一次,皆因四時之景不同。

十二月底偕母遊杭州,還未下雪,湖邊楊柳仍綠。黃葉飄飄,尚有少許秋意。




旅程第二天,與媽媽和伙伴依敏三人登寶石山,看寶塔,還在上山眺望西湖,但我還是喜歡沿著兩堤遊湖。其中,蘇堤將西湖、南湖和西里湖分隔。南湖和西里湖較小,遊人亦見疏落,但風景絕不遜色。





杭州可遊玩處甚多,除了西湖外,還有乾隆當年被紅花會囚禁的六和塔、京杭大運河,以及城西飛來峰。匆匆數天,未能一一到訪,只好帶媽媽上飛來峰看寺廟。

飛來峰風景區內有不少石刻,最早的可追溯至五代,亦見宋元佛像石刻不同之處。元朝受外來文化影響,佛像的樣貌也較像外國人,輪廓分明。

峰上最有名的靈隱寺要額外收費,所以就不進去,繞到山上的永福寺,風景也是很不錯的。





🔺 去拜拜也不忘滑手機



🔺 這尊佛像我拍了很久,但也拍不到心目中的角度。


後記:

這篇遊記拖了兩個月,回來了一直失眠,無心機寫東西。人家說,上有天堂,下有蘇杭。蘇州杭州都去過了,但我還是比較喜歡蘇州。也許是獨遊的關係,感覺比較自在。但說到吃的話,好像杭州的小菜比較合胃口。如果有機會的話,希望冬天再去一次杭州,看一下斷橋殘雪。


0

15) 北京至廣州  (21/10,8小時1分)


本身打算晃慢車回廣州,結果搞錯了到達北京的日子。為了趕得及21號回到廣州,只好改坐高鐵。這次坐到最新的復興號,北京到廣州,時速三百公里,幾乎每省只停一站,八小時就下車了。想起昨天在滿州里花了八小時,還未到達下一站昂昂溪,今天的八小時已經縱貫中國,只能再次說句中國發展得實在太快了。




在中國坐火車是另一種「樂趣」。鄰座的人會與你分享零食,但你未必敢吃(我通常也照吃無誤)。斜對面的乘客會開喇叭放電影,你可以探頭與他一起看。也可以用車上的「高鐵 Wifi」,但只能夠你上上百度微博。另外,車內的廁所非常乾淨(中國標準)。

經過石家莊、鄭州、武漢和長沙,穿越大半個中國,終於回到廣州,謝謝小菜在車站接我,又帶我去吃久違的燒乳鴿、炒菜心、釀石腐、豬肚,還有飯後甜品雙皮奶,真的感動到無言。




🔺 701的愛心湯水 😋

飽飯後,坐地鐵回 701(全名佛山中學時代青年旅舍,地址是佛山市禪城區同季街1號701室)。一進門,山隊就說「你遲到了嘿」,然後一進房就看到老王在為我預備被舖,還有滿桌的糕餅、水果和酒,嗚嗚……701還多了一位新伙伴呢!是一隻很卡哇兒的八哥!:D

旅程最後一晚能在701渡過,沒有什麼比此事更幸福。

16) 廣州至深圳 (22/10,1小時15分)


要不是堅持坐火車回家,我是不會去廣州東站的。人山人海,列車延誤,隨便買了票就直接上車蹭座位。車上的清潔大媽中氣十足,向我等無座位的乘客大聲吆喝著「往右兒走!無座兒的隨便兒找個空位兒坐下!快兒!」只能說,廣深城軌是最快讓人體會中國特色的列車。

🔺 回家前去了一趟佛山老城導賞



17) 深圳至香港 (22/10,40分)


最後一段火車了。

雖說香港只是彈丸之地,但要看「鐵道風景」的話是絕對可以的!首先是東涌線東涌至欣澳段,還有東鐵線火車大埔至火炭段。日落西山,列車駛離大埔,一直南下,看著吐露港和馬鞍山點點燈火,極為賞心悅目。

下一站沙田,終於回家了。😊



後記


感謝路上眾人待之以禮、贈之以糧,特別感謝文彥送我的御守,一路上大事化小。

Yana 問我旅程中最喜歡哪個國家,很難回答呢。食物的話是西班牙,鐵路的話是波蘭,人的話是法國,景點的話是俄羅斯,旅舍的話是中國,城市風景的話是葡萄牙。真的要說的話,我最喜歡波蘭。

從葡萄牙最遠可以坐到越南的胡志明市,所以其實旅程還未結束呢!看看下一年有沒有機會補回香港至越南段。


影片:

北京至石家莊



最後的手帳:
https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hikari_postcard/albums/72157687553323101


0

14) Moscow to Beijing (14-21/10,6日4小時50分)


要是五至九月這段旅遊旺季出發的話,我可是會寧願付上三倍價錢,也會經旅行社代訂西伯利亞鐵路的火車票啊!不過十月中已是旅遊淡季,姑且挑戰一下運氣,直接在車站訂國際段車票了。

從莫斯科機場坐機場快線到達白俄羅斯車站(Belorussian Station),兜了好一會才找到國際/長途車售票處,又排隊等了廿分鐘、期間一直被人嘗試插隊,才輪到我買票。把班次資料寫在便條上,遞給售票員,再出示護照、付款……成功了!補到伊爾庫斯克到北京的票了!(接下來便要到中國國鐵網搶票,好累啊!)

在莫斯科匆匆停留三十小時便出發了。坐西伯利亞鐵路,大概是每個鐵道迷的夢想吧?我也不例外。



首段車票坐七號車上舖,第一天的同房是個阿姨,生活習慣正常,容易相處。阿姨在 Perm下車後,換 Yana一家三口作伴。一路上,Yana 與我分享了各種各樣的食物,讓我在杯麵和薯蓉外,還能享受到雞排、果仁、蘋果糖、糕餅,令我對俄羅斯人增添許多好感。在伊爾庫斯克告別 Yana一家,轉到一號車後,一直獨佔包廂。過了哈爾濱後,整台一號車更只剩下我一個乘客。



我坐的車次是 020(中國國鐵編號 K20)的 Vostok(東方號),經赤塔(Chita)、滿州里、東三省至北京。由於嚮往東北景色已久,加上沒有打算往蒙古,所以便沒有選擇經蒙古線的 004(K4)車次。後來發現,最好趁現在盧布貶值時體驗一下豪華列車 001/002,因為可以在車上洗澡啊!

在車上第一件事是熟讀火車時間表!因為停站時車上的廁所會鎖上,要預備時間去廁所,而且也需要下車補充食糧、舒展筋骨。攻略更說可以在車站停靠時,光顧車站的淋浴間,如果早點知道就好了。另外,火車停靠時,電話訊號接得比較好,然而我的電話卡在上車前已過期,也知道車上大部分路段都沒有網絡,所以乾脆不買電話卡,渡過了五天無網生活,差點把伙伴嚇死,伙伴還準備致電香港入境處的港人失踪熱線。

🔺 俄羅斯各站的時間均係莫斯科時間,而中國各站的時間則是北京時間。

🔺 Omsk,第三天


🔺 買食物時,一般是先拍照,然後再秀給店員看,那就不用擔心雞同鴨講了。

🔺 烏蘭烏德(Ulan Ude)車站月台居然還有郵局,剛好月台小賣店有售明信片,趕快寄一張明信片回家。

沒有網絡也沒關係,車上還有插座可以充電,玩玩手機打發時間。但其實插頭是公用的,每個車廂也只有四個,主要給旅客插鬚雹和乘務員插吸塵機用,不過只是充充手機或行動電源的話,乘務員也是隻開眼隻眼閉放行。

結果在車上不敢常常用電話聽音樂,就趁這個機會把一直想看的書看完了。在一台俄羅斯的火車上閱讀《一九八四》,還真有點刺激,特別是包廂莫名奇妙地安裝了一台顯示屏,還真的有「老大哥正看著你」的感覺。

於是在車上的生活,就變得很簡單了!早上起床吃東西,喝杯茶,寫日記,然後看書,小睡,午餐,小睡,晚餐,睡覺。停站時下車買食物、走動走動,隔天擦身洗頭,就這樣結束了六天的旅程!

最初三天是晚上九時睡覺,早上九時起床(莫斯科時間),但隨著列車東行,當地時間和莫斯科時間差距越來越大,只能慢慢融合當地時間。例如車廂時鐘還是下午五時正時,已經要刷牙就寑了,因為當地已是晚上十時,窗外更漆黑一片。最重要的是列車一進入中國後,時間會一下子調整至北京時間,所以一定要在第四天、過了伊爾庫斯克後,慢慢調整生理時鐘。有時我也會失眠,只好看下星星。倘大的北斗橫亙眼前,也能清楚看到北極星,以及數之不盡的星星。

東行列車上的亞洲乘客並不多,同房們都對我頗感興趣。Yana 和丈夫 Vera 會說簡單的英文,而我則會俄文字罪,於是大家便利用紙筆,比手劃腳交談起來。我跟他們解釋我是從莫斯科坐到北京,再南下回家,便在紙上畫上簡單地圖,然後用俄文字母寫上 Russia、China和Hong Kong。當我自作聰明地,把 China寫成 чина 時,才發現是錯的,因為我聽 Yana 夫婦的對話,出現了好幾次「揭他」這個詞,我才想到原來俄語的中國不叫 China,而叫 Kitay,多麼古老的名字啊!Kitay 顯然從契丹一字而來,大概是俄人和契丹人有所接觸,於是把東方帝國稱作 Kitay,有機會再了解一下。

🔺 Vera 給我介紹貝加爾湖,但他們不說 Lake,而是 Sea。

🔺 本人的三腳貓俄文字母

車廂內有暖氣,氣溫維持在二十至廿三度,於是在車上我都穿保暖內搭衣和內搭褲,下車走動時披件運動外套就衝下車。其實日間的西伯利亞,並沒有想像中的冷。同車的戰鬥民族男人,短袖短褲褲踢拖下車吸煙溜狗,果然是冬天的冠軍。


🔺 2℃ 下的戰鬥民族

第四天,列車沿貝加爾湖東行,景色美不勝收。如果只是想體驗一下西鐵,建議花五小時坐「伊爾庫斯克至烏蘭烏德」,是六天以來最漂亮的一段。





第五天,列車來到俄國境內最後一站--外貝加爾(Zaibaikal)。此時,所有乘客都需要下車,因為列車需要更換車輪,才能駛至中國。列車在該站會停留四個半小時,可以在鎮上閒逛,但該鎮甚為荒蕪,而且攻略指邊境城市保安嚴密,不宜散步,於是只好回車站候車室,跟其他乘客聊天打發時間。

🔺 列車駛至車庫,更換車輪。大量行李可以放在車上,不必打包。




下午一時,乘務員叫乘客上車。不久,俄羅斯海關關員上車收走護照,並檢查車廂和行李,待護照發回後才正式出境。列車駛入中國國門廿五分鐘後,便到達中國的邊境車站滿州里。中國海關關員上車為乘客辦理入境手續,不能下車。等待的時候一直跟台灣的陳大哥和香港的Danny叔叔聊天,也是非常愉快,只是苦了兩位,他們明明在滿州里下車,卻一直不能離站。

🔺 滿州里位於內蒙古自治區,連站牌也有蒙文(不是滿文)。

🔺 同樣都是邊境城市,滿加里已經高樓林立。

列車停站時,電力中斷,也無熱水供應。幸好陳大哥留了一份蛋糕給我充飢。本以為來到中國後,終於可以上網,結果發現電話卡的數據用光了,大概是之前借了給父母回大陸時,他們用光數據吧?下車至月台旁的候車室,蹭 Wifi充值。一直習慣了披件運動外套就下車,滿想到晚上的滿州里是多麼的寒冷!在月台上待了十多分鐘,雙手已經冷到結冰,充值後立即跑回車上。有點想去廁所,但又不願再下車,決定等到開車才解決。

一覺醒來以後,列車已在前往昂昂溪的路上。早有聽聞內蒙及東北段風光如畫,但似乎十月坐車,來遲了,樹葉早已掉落,農作物也已收割了。塵土滿天,無甚特別,兩本書早已讀完,繼續找周公去,唯一慶幸是終於能連上網絡。火車到達北京前,停靠哈爾濱、瀋陽、山海關和天津,終於是一些熟悉的名字了!可是,六十年代政府開發「北大荒」,當地無復昔日風光,窗外找不到絲毫與女真遊牧民族相關的事物,一切就如當地工廠的煙隨風而去。




 第七天,清晨五時四十五分,列車進入北京站,來到另一個老大哥的國度。


🔺 應該是在換車輪時順便掛上的車廂


影片:

1) Nizhniy Novgorod to Kirov


2~5) Irkutsk to Ulan-Ude








6) Karymskaya to Borzya


7) Manchzhuriya to Anansi





更多相片:

在車上很無聊所以很用心畫的手帳:




0
Previous PostOlder Posts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