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wered by Blogger.

2020年病毒肆虐,無法出門,只好來個紙上旅行,選了今年來自十個國家的明信片分享一下。

 


葡萄牙 - 里斯本 (Lisbon)

 

對里斯本的第一印象是「很像澳門」——在外港碼頭看到但看不懂的葡文生字、地上的石仔路、建築物的花磚和粉色系牆壁、葡撻,以里斯本作為歐遊的第一站是不錯的決定,至少沒有太難適應,唯一不喜歡的是食物很一般。


法國 - 蒙佩利爾 (Montpellier)



 


蒙佩利爾是法國南部靠近西班牙的城市,在中世紀時是西班牙東面亞拉岡王室的一部分,後來被賣給法國。蒙佩利爾的大學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學之一,建於1160年。

 

德國 - 盧比克 (Lubeck)

 

 

 

盧比克在14世紀時是貿易商會漢薩同盟的重要城市,也是波羅的海一個重要貿易地點。在大航海時代4中,盧比克是漢薩同盟舒派亞商會的勢力範圍,可是給本肥比用戰列艦打趴了。

 

阿爾巴尼亞 - Saranda




 

阿爾巴尼亞是巴爾幹半島臨海的小國。跟許多附近的小國一樣,阿爾巴尼亞一直被大國統治——較早有希臘和羅馬,之後是土耳其。19世紀末,歐洲民族主義興起,阿爾巴尼亞亦乘機爭取土耳其治下的更多自治空間,後來更因為反抗土耳其,而引致附近的小國一起向土耳其舉兵,最終導致第一次巴爾幹戰爭。阿爾巴尼亞旁邊的塞爾維亞,老早就覬覦了阿爾巴尼亞/波斯尼亞的海岸線,於是趁戰爭控制了阿爾巴尼亞北部。反正不想再被控制了,於是1913年、一戰爆發前夕乾脆宣佈獨立。


俄羅斯 - 頓河畔羅斯托夫 (Rostov-on-Don)




 

2018年世界盃的場地之一,是俄羅斯南面近烏克蘭和黑海的城市。據說俄羅斯近年來的國際體育盛事都選擇在南方舉行,一方面是氣候,另一方面是宣示國家在南面的主權。


日本 - 神戶 、姬路



 

因為在個人簡介上寫了「喜歡收集港口的明信片」,於是經常都會收到神戶的明信片。神戶是平安時代後期、平清盛有意推行日宋貿易而打算建立的福原港,直至幕末才正式開港。跟許多貿易口岸一樣,神戶也有唐人街和外國人居住地。

與神戶同在山陽道的姬路,則是剛剛看完的《軍師官兵衛》的重要地點。姬路是黑田官兵衛的主城(當然不是後來的規模),在羽柴秀吉征戰中國時,官兵衛把城讓給秀吉,自己則搬到別的地方。後來黑田被轉封至九州,也沒有再回到播磨了。

 

中國 - 海寧



 

 

海寧有個傳說。漢人士大夫陳家,有位兒子誕生了。兒子後來給「抱」去看一看後,回到陳家的卻是一個女嬰,那兒子卻進了宮中,改名弘曆,就是後來的乾隆皇帝了。這個故事在《書劍恩仇錄》便有提及到,可是不知現在這個故事還有沒有在海寧流傳了。

 

印度 - 桑吉 (Sanchi)



 

佛教在印度和中亞的國家曾一度流行,可是今天卻衰落了。印度、尼泊爾和斯里蘭卡比較幸運,保存的佛教遺蹟比較多,阿富汗的巴米揚大佛卻毀於戰火。桑吉是印度最古老的佛教遺蹟,據說在19世紀被重新發現時,英國人是靠著唐三藏的遊記才找到這個地點。(真的嗎…)


美國 - 鱈魚角 (Cape Cod)



 

 

又是跟大航海時代4有關的地方,鱈魚角是美洲的補給村落,在今天紐約的東北方。今年沒有收集到大航海時代的港口明信片,看來以後也收集不到了,畢竟很多地方今天還在戰亂中。

 

智利 - 聖地牙哥 (Santiago)



 


早前看完的《鬥快去南美》是BBC製作的《鬥快去星洲》的第二季,參賽者需要鬥快從墨西哥城到達南美洲最南面的烏斯懷亞,途中需停留指定的城市。可能不熟悉南美,比第一季好看。不知還有沒有機會拍第三季?會不會跑非洲至北歐的路線呢?

 

 

0



石橋太郎,38歲。

太郎在東京一家著名銀行擔任財務分析師,工作能力高,高薪、人帥、無女友,典型的東京獨身男子

 

下午六時,太郎準時下班回家煮食。這天,好友岩倉(律師,人帥、獨身)和三好(牙醫,人帥、獨身)到訪太郎家,三位東京獨身男子小聚。

吃飯間,岩倉問太郎被跨國企業挖角一事。太郎遲疑了一會,答:「我決定轉職了。」

岩倉和三好還未及恭賀太郎時,太郎繼續說:「我會到一間財困小企業就職,幫助他們重整財務。」

兩位好友以為太郎發瘋了,急著追問理由。岩倉還拿最近熱爆的《半澤直樹》第二季來勸太郎,說:「你看半澤他拼死也要回到中央銀行!你明明受上司賞識,也不好好把握機會!」三好亦嘗試幫太郎說好話:「一定你公司的女同事把你嚇怕了吧?上次你不是說有個新來的好像赤名莉香一樣進取的?」

太郎不好意思地說:「實情是,最近疫情嚴重,一直窩在家中看以前的劇集。《重版出來》真的看到我很感動,漫畫家、編輯與營銷員一同努力讓讀者看到最好的漫畫,令我想起工作的初衷。老實說,我在這家銀行工作很多年了,雖然工作一直很順利,可是卻漸漸忘記了為何自己想當一個銀行員。直至遇到這家小企業,我才回想起,作為銀行員,我應該是要幫助更多的客戶,而不是一直拒絕貸款。」

岩倉皺了眉頭,說:「那也不用辭職吧!薪金只有現時的六成啊!」

太郎笑道:「不用擔心,大不了再轉職吧!你看《龍櫻》的櫻木老師,做律師也沒飯開,結果也轉行跑去當補習天王。船到橋頭自然直,來,乾杯!」 

 

酒過三巡,平日拘謹的太郎,也開始微醉,說話亂七八糟了。

「岩倉哥!我今晚煮的意大利麵很好吃吧?那是我以前在首相官邸的招牌菜呢!」太郎拿著酒杯說。

岩倉問:「你幾時當過廚師啦?」

太郎說:「何止!我還在國交省上班,我上輩子是……你知道嗎?我是小野政次!我是淺井長政!」 

三好望望岩倉,問:「他真的以為自己是高橋一生嗎?他還好嗎?」

岩倉拿出手機,找了一找,說:「我有一位同行,坂上舞,美女律師。他的弟弟專門幫人刪除記憶,要不要帶太郎去看看。」

三好聽到美女,食指大動,說:「那還等什麼!明天就帶太郎去看!」

 

第二日,三人來到dele.LIFE

辦公室很細小,只有兩人,分別是負責人兼駭客坂上圭司,和確認委託者已死亡的助手真柴佑太郎。

佑太郎給三位客人上茶。岩倉說:「不好意思,我這位朋友一直在亂說話,說自己上輩子是淺井長政。我聽說你們能幫人刪除記憶,不知你能幫他檢查一下嗎?」

坂上心想:「姊姊是否沒解釋清楚,我可不是心理醫生。」 坂上看了看佑太郎,示意他向客人解釋。

佑太郎說:「真的很抱歉。敝公司的工作是替死者刪走他們留在電子產品的資料,而不是為生者刪除記憶。」

三好說:「唉呀,我們弄錯了,得向舞律師賠罪了。那麼,我們先行離開了。」


一直默不作聲的坂上突然開口,說:「石橋先生有可能是腦袋受創。其實,我之前也試過經常夢到自己生前是羽柴秀吉,每晚也睡不著,直至去醫院檢查後,主診的南方醫生說腦袋出了點問題……」

岩倉問:「可以介紹南方醫生給我們嗎?請問他在哪家醫院掛診?」

坂上像是有口難言,但還是說:「南方醫生失蹤了。」

佑太郎說:「慶幸的是還未確認到南方醫生死亡,希望他還在生。」

坂上問佑太郎:「有沒有去UDI看過?」

岩倉問:「UDI?」

佑太郎答:「啊我本來打算下午去。UDI是法醫機構,檢查不自然死亡的案件,包括無人認領的遺體。」

坂上抽開抽屜,拿出一個SK吐的紙袋,說:「姐姐說下次去UDI要帶給三澄醫生的,佑太郎你拿過去。」

佑太郎嘟起咀,說:「真麻煩,三澄醫生不搽保養品已經很漂亮啦。」

聽到有漂亮女生的三好又食指大動,說:「反正我下午不用回診所,不如我跟你去那個UDI吧,我也有興趣認識三澄醫生,大家都是醫生可以交流,哈哈……」

岩倉鄙視地望著三好,說:「人家是負責死者的醫生,你又不是……」

 

一輛賣蜜瓜麵包的車停泊在UDI的大門外。

佑太郎聽到麵包車的音樂,肚子又有點餓,雖然覺得麵包車出現在法醫機構有點奇怪,但還是跑過去。

「麻煩來一個蜜瓜包!」佑太郎低下頭,邊拿零錢邊說。

麵包車店員不耐煩的說:「我們不賣麵包。」

佑太郎抬頭看了一看,問:「你這不是麵包車嗎?」

車內另一位店員說:「就說了不賣麵包。咦,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你?」

佑太郎問:「你認錯人了吧?」

那位店員問他的拍檔:「喂,志摩,你看他像不像那個賣毒品那個,叫什麼來著……」

志摩說:「回去看第9集就知道啦!」

(完)




半年來看過的日劇:

  1. 仁醫
  2. 重版出來
  3. Unnatural
  4. 信長協奏曲
  5. 狂賭之淵
  6. dele
  7. 龍櫻
  8. 首相閣下的料理長
  9. 東京獨身男子
  10. Hero
  11. 女城主直虎
  12. 八重之櫻
  13. 70歲初產 
  14. 東京愛的故事
  15. 校閱女孩


上面15套劇集個人賞:

  • 最優秀作品賞:Unnatural
  • 主演男優賞:小栗旬/信長協奏曲
  • 主演女優賞:鈴木保奈美/東京愛的故事
  • 助演男優賞:高橋一生、柳樂優彌/女城主直虎;山田孝之/信長協奏曲;井浦新/Unnatural
  • 助演女優賞:森川葵/狂賭之淵
  • ドラマソング賞:Lemon/Unnatural;竜宮小僧のうた/女城主直虎;八重之櫻OP;Can you keep a secret?/Hero
  • さよなら三浦春馬

每天很心急等新番的:

  1. MIU404
  2. Suits
  3. 龍之首
  4. 半澤直樹
  5. 親バカ

0
上帝沒有給他們土地,他們自己創造;
上帝沒有給他們自由,他們自己爭取;
上帝沒有給他們財富,他們自己開拓;

一步一步走著,八十年,從西班牙獨立——讀《蘭船東去》有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《蘭船東去》是一部很出色的歷史小說,生動的文筆,仿佛帶你回到1600年的阿姆斯特丹、印尼和日本。然而,故事卻很簡單,只是圍繞「哪有錢」三個字。

尼德蘭七省(即日後的荷蘭)不堪稅收繁重及宗教打壓,想要從當時歐洲第一大國西班牙獨立,可是武裝抗爭二十年,還是打不贏。他們終於發現,西班牙實在太有錢,東方貿易為他們帶來源源不絕的軍事補給。

他們想要獨立,於是自己創造了獨立的條件——從經濟和軍事方面打擊他們的宗主、拉籠外國勢力、不分化不割蓆成立東印度公司。當他們知道西班牙的財富來自東南亞的香料群島時,他們就帶著船隊來到印尼,用盡一切辦法,把胡椒帶回歐洲。

我也是看完這本書之後,才知道大航海時代的庫恩真有其人。在遊戲裡面,庫恩是佔據印尼一帶勢力龐大的商會主席,而在歷史上,庫恩是荷蘭東印度公司在萬丹的代表,因血腥屠殺當地人民被視為惡魔。庫恩令荷蘭成為歐洲一個強國,可是卻為印尼的人帶來無數災難。

是的,獨立不是請客吃飯。你的成功,是他人的失敗。




0
結果還是因為高橋一生的關係看完了《女城主直虎》,我以為終於可以講一下箕輪城的歷史了。
可是,箕輪城在劇中完全沒有出現過…

其實井伊家與箕輪城的緣份不深,只有短短八年。井伊直政在小田原征戰獲封箕輪城,八年後卻轉封至城下的高崎,箕輪城就這樣廢城了,更與井伊直虎完全無關係。
不講城,那就講井伊直虎吧?(以下含劇透)



《女城主直虎》這套大河劇評價不差,收視卻很低,特別是與再上一年的《真田丸》相比,基本上是比下去。其中一個批評,是「故事太芝麻綠豆」。從歷史方面看,直虎這人是否有充足的史實支持去寫故事,甚至直虎到底是何許人,也不是很清楚。以歷史嚴謹和長度見稱的大河劇來說,似乎不是一個適合的題材。

所以我覺得《女城主直虎》拿來做大河劇,是有點可惜。畢竟故事真的不多,很明顯看到有些集數是相當無聊的,例如直虎鼓勵村民種綿花。而後十集看得出是為了突顯直虎作為直政的養母,加上找菅田將暉來拉拉人氣而設,與《真田丸》最後十集講大阪之陣的吸引力是差天共地。

可是這個劇本很差嗎?其實我更喜歡《直虎》多過《真田丸》。

首先兩套故事都是講「小國眾如何在大名間的狹縫」生存。真田家靠著昌幸的謀略,令周邊大名不得不重視他們,所以看昌幸派兒子籠絡上杉羽柴、兩次上田城合戰等,配上草刈正雄的演技,就覺得昌幸相當神妙,「連這樣的策略也想得出來真的服了」。

《直虎》講的是井伊谷眾人的故事。井伊谷在遠江和三河的邊境,一直臣服於今川家,可是在桶狹間之戰後,武田野心更大,德川也乘機興起。井伊小眾為了自保,開始找出路,會不會就這樣跟了德川家好呢?可是今川的影響力還是不能忽略呢。到底是親德川,親武田,還是親今川?

井伊谷沒有真田昌幸,只有不斷犧牲自己、只為守護井伊谷的後宮男卻被命運捉弄的年輕人。

井伊直親幼時逃亡,長大後終於回鄉,嘗試令井伊家擺脫今川家的影響,可是卻還是被今川家殺死。

小野政次的家族是今川派來監視井伊家,可是政次卻要一邊裝作要奪取井伊,一邊守護井伊。頭廿集看的小野家是可憎的,因為他們向今川家打小報告,舉報井伊謀反,令井伊的重要人物死的死走的走。廿集至廿五集開始的小野家也是可憎的,因為政次不斷向直虎宣示「我比你更適合管治井伊」。第廿四集,今川家的壽桂尼過世,劇集以「人生就只有告別嗎?」為題,可是要告別的不是壽桂尼,而是阿永。阿永變成了真的老虎,突然看穿政次保護井伊的意圖。政次至死也是不斷向今川表示「我會好好看著井伊不會讓他們搞事」,一邊默默保護井伊,因為他知道,唯有他,才能在今川勢力下守護井伊。

龍雲丸是虛構的歷史人物。他在直虎需要他的時候多次相助。明明為了逃避破城的悲劇而脫離武家,可是最後也為了守住氣賀的水城而差點送命。

就是這各種各樣的「明明」、「可是」、「結果」,令這套劇有強烈的宿命感,比起昭和年代強調阿信式「充滿正能量」的劇集好看得多了。桶狹間是百年一遇以弱勝強現代國中生穿越回古代發生的奇蹟,上田城合戰是真田昌幸天下無雙的銳智和膽色,井伊谷的故事才是戰國中的常態。如何將人人都知道的沉悶歷史,變成令觀眾感動到淚流滿面(#政次ロス),靠的只有營造。高橋一生演的小野政次,看起來明明是面無表情,可是不知怎樣就能從他的臉感受到政次的想法和矛盾。加上那些出其不意的對白,明明想要密謀奪取井伊,卻深情款款地說出了「你什麼時候想退下來也可以」;明明是很想聽直虎的想法,卻毒舌地說「現在你跟我說想要嫁給我我也不要你」;當然最後最關鍵的是那句「阿永,相信我」。政次在關鍵時候,喊的不是「主公」,而是喊他們兩小無猜時叫對方的小名,單是從稱呼上已經看到編劇/角色想表達什麼。

政次死了之後我以為可以棄劇,結果很意外地編劇安排了龍雲丸的支線劇情。政次走的時候基本上我沒有特別難過,因為政次終於如願守護了井伊家,可是龍雲丸與直虎的分手我卻看得非常難過。他是第三個叫直虎做阿永的男人,也是那個喜歡看到阿永自由自在多於擁有阿永的人,因此,兩人注定不會在一起。

宿命與愛情成了《直虎》的主輜,女編劇將井伊谷的愛情寫得淋漓盡致,而家族和個人的宿命也寫得相當好看。如果以這個主輜,將劇集濃縮至十三集,相信會是一套相當精采的劇集。
0
我一直只看大河劇,看的集數很多,但劇數很少,加上我看來看去,也只是看喜歡的演員,很少去看別人推介的日劇。

直到現在,看多了日劇,喜歡的演員愈來愈多,才能夠在這裡推介一下。

(注意劇透)

1.  信用欺詐師 / 行騙天下JP




《真田丸》飾演豐臣秀吉的小日向文世是我最喜歡的老戲骨之一,我覺得他簡直把秀吉這個好色老頭但又有威嚴的天下人演活了,於是為了小日向文世決定看《信用欺詐師》。

Richard(小日向文世)一出場時,看到他如何一本正經去騙人就忍不住笑、很想看下去。再來是長澤正美出場,心想,這是什麼髮型,好醜!(畢竟我對長澤的形象還是世界中心呼喚愛哭大眼美少女)

結果看完全劇,達子(長澤)成了我最喜愛的女主角。早在《真田丸》已經看到長澤嘗試演搞笑喜劇,但畢竟她的角色是婢女,戲份有限,很高興看到長澤在《信用欺詐師》終於有突破,可惜劇中主角小朋友(東出昌大)的醜聞,恐怕《信用欺詐師》也不會再有第二季了。

每集的套路很簡單,先是設局騙人,中間會有失手,最後也是袋袋平安發大財,最有趣的是看騙子們如何失而復得吧。

(分數:★★★★★)

2.  警察之家 



小日向文世伙搭五位大叔,幫新手警察雞仔(高畑充希)查案。基本上每集介紹一位大叔,之後就到結局篇了。雞仔警察的故事沒有什麼好看,都是很老套的「熱血衝衝子」到最後成長到會思考的刑警,反而大叔們各有看頭:退休副處長一副悠閒退休模式但又老謀深算、熱血但常常腰痛的大叔、花花公仔鑑證科主管、家務廚藝超強的文職先生,還有搜查一課前王牌大哥夏目惣一郎(西島秀俊)。

(分數:★★★★☆)

3. 昨日的美食


我掙扎了一番才決定看這套劇。因為我好想看西島秀俊,但我又極其討厭內野聖陽(內野在《真田丸》飾演德川家康,是我最討厭的歷史人物),還要看兩位大叔 BL,實在想像不能。劇集借家常小菜帶出 BL 的生活、種種難題及笑料,少女化的內野聖陽實在很有驚喜,拿視帝實至名歸。

順帶一提的違和感是山本耕史,《真田丸》的石田三成居然和德川家康同檯吃飯,而家康居然吃醋三成。

(分數:★★★★☆)

4. 民王



《真田丸》的老戲骨,印象最深刻的一定是草刈正雄,沒想到打雜的遠藤憲一原來也是超級戲精,又一位被《真田丸》浪費了的演員。民王這套劇有多好看,就不用介紹,劇情超不真實但又超級真實,將政界的黑暗面用超爆笑形式表示。當以為事情去到糟無可糟、連精明的秘書貝原(高橋一生)也無法挽救時,白痴仔(菅田將暉)卻往往在最後關頭解圍。由第一集笑到最後一集,超級喜歡。

(分數:★★★★★)


5. 四重奏



自從《女城主直虎》已經開始喜歡高橋一生,之後順便看了《奇蹟》,到現在已經成了高橋一生的粉絲,連手機桌布也換了 issei san。

高橋一生是多年綠葉王,演了《民王》和《四重奏》之後才開始上位。看完民王之後意猶未盡,決定再看四重奏。

四重奏是日劇中的日劇,神級卡士(松隆子、滿島光、松田龍平和高橋一生)、神級對白(坂元裕二)、神級歌曲(椎名林檎)。劇集以「全員說謊,全員單戀」為題,可是一路發展下去,真相到底是什麼,誰會跟誰在一起,結局是如何,其實已經不重要。劇集最好看的地方是角色之間的互動及成長,以及如何嘗試克服背後那種孤獨和無力——有毀人一世,有被人毀了一世,有同時毀人和被毀的。然而,毀人的、被毀的,說的不是「你聽我解釋」或「都是你的錯」,大家只會說「arigatou」,感謝你的錯愛,感謝你的一課,甚至用音樂表達「謝意」,整個表達手法很「日本」。

(分數:★★★★★)

6. 3年A班



民王裡的白痴仔變了瘋狂老師!

坦白說,我一直覺得菅田將暉的評價過高——國寶級型男(ウソ?)、《民王》封視帝(ウソ?)、與米津玄師合唱的《灰色與青》超好聽(ウソ?)。

所以一開始對 3A 也不是太大期望,只是大家都推介,想看的日劇又看得七七八八才去看,結果我一口氣看了四集。

劇情的套路很簡單,先是第一集設題,第二集解謎,片尾又有新謎題,回到日常生活中,只是很簡單的「問題 → 解決  → 問題 → 解決  → 問題 → 解決 」,可是靠著超人意外的故事,和菅田將暉超誇張的演出,頭四集 180分鐘絕無冷場,這是什麼神級劇本?

看完 3A 之後真心喜歡菅田將暉。

(分數:★★★★★)


其他推介日劇:

7. 凪的新生活




8. 東京大飯店



9. 下町火箭2
10. 不能結婚的男人2
11. 全裸監督
12. No Side Game
13. 輪到你了

上面13套劇集個人賞:
  • 最優秀作品賞:四重奏
  • 主演男優賞:菅田將暉/3年A班
  • 主演女優賞:長澤正美/信用欺詐師
  • 助演男優賞:澤村一樹/東京大飯店
  • 助演女優賞:奈緒、木村多江/輪到你了
  • ドラマソング賞:おとなの掟/四重奏;烈火/3年A班


1


原本只是為了高橋一生而看《四重奏》,結果這套劇出乎意料地好看。

隱喻很多,伏筆很多,對白令人思考的空間很多。還有,每集我都花很多時間在想,到底高橋一生還是松田龍平比較靚仔。

劇集有四位主角,以「全員說謊,全員單戀」做主題。可是一路發展下去,真相到底是什麼,誰會跟誰在一起,結局是如何,其實已經不重要。因為劇集好看的地方是角色之間的互動,還有簡潔又精煉的每一句對白,還有背後那種孤獨與無力的感覺。

所謂「無力」,不是池井戶潤的故事那種職場上的失敗(被強大的上司/對手企業欺壓),而是陳奕迅唱的那種「原來隨便錯手可毀了人一世」那種無奈。諸位角色,有毀人一世,有被人毀了一世,有同時毀人和被毀的。然而,毀人的、被毀的,說的不是「你聽我解釋」或「都是你的錯」,大家只會說「arigatou」,感謝你的錯愛,感謝你的一課,甚至用音樂表達「謝意」,整個表達手法很「日本」,加上椎名林檎的片尾曲,這才是真正的日劇。
0
政治影響生活,即使沒有上前線,但這兩星期的確花了好多時間在網上爬文和罵戰。
有一些感受,想在忘記之前記下。

1. 定義

有些爭論相當無謂,因為原來雙方的定義不同。
香港人對自由的看法,與中國人的不一樣。
他們覺得,「我能翻牆也是自由」、「你在香港能談港獨也是自由」。


2. 價值

喜歡就是喜歡,不喜歡就是不喜歡。
你喜歡繁榮穩定發大財,我喜歡不羈放縱愛自由,我不喜歡你的,你也不喜歡我的。
那麼,一是河水不犯井水,二是哄你跟我的,三是強逼你屈服。

回到香港與中國,河水不犯井水就是所謂五十年不變吧?我想,大家都知道五十年後會變的,只是沒有想過變得那麼快。香港人是經濟動物,大家都清楚,給你一點錢(看看多少香港明星回中國拍劇)就很容易被收買了,加上文化輸出、國民教育、普教中之類,不難淡化香港人的身份,到時候你自然會認同我了。至於強逼香港屈服?不用說什麼香港人崇洋媚外,中國人你們都把財產和子女送到美國,你就對自己的國家那麼沒信心嗎?有什麼資格說香港人崇洋媚外呢?再者,要是真的用強,恐怕資產會給美國凍結了也不意外。

說到最後,結果反送中條例,好像就是親中與親西方之爭了。雙方訴諸的,其實也是價值——香港人不信任中國,中國不理會香港經歷過民主自由的背景而要求修法、強推大灣區融合。香港政府再做多少場諮詢、支持修例的人如何強調條文只包括經濟罪行,也是沒有用,因為香港人不信任中國。

3. 為什麼香港人不信任中國

2008年,四川大地震,不少香港人捐錢;北京奧運,不少香港人看完開幕禮的表演而感動(雖則很快就出現代唱醜聞),看到中國運動員拿金牌也很高興(我超級喜歡林丹)。當年,陳巧文拿雪山旗,沒有人知道她在幹什麼。

那麼,為什麼到了2019年,香港居然有二百萬人上街反送中?並不是單單「美國搞搞震」、「香港人崇洋媚外」那麼簡單吧。事實上,香港人還是很喜歡淘寶,很喜歡上深圳飲喜茶食探魚打卡。可是,不信任中國政府,是因為這十年過來,醜聞太多,又被刻意放大來說,而不告訴你其他歐美國家也有他們的問題,多到沒有人理會你「好」的一面(雖然也不見得有多好)——貪污腐敗、豆腐渣工程、打壓自由(又回到「自由」的定義了)、打壓疆藏、高鐵事故官員說慌等等,加上日常親身體驗中國人的咀臉,什麼「要不是中國打救你們」、「香港教授要說普通話」,以及本地資源(奶粉、床位、學位、公屋、工作、五月天演唱會門票、化妝品)被搶,走個路又會被行李箱撞到,滿街水貨客,滿城自由行,各種各樣都令香港人不信任中國政府,不喜歡中國人。

最要命的是,不止是香港人,世界各地的人,喜不喜歡中國人呢?信不信任中國政府呢?那就很難說了。中國加入聯合國,是常任理事國之一,可是中國護照有多少免簽國?中國人在外地的形象好不好?



就這次反送中,中國已經成功讓「台港」、「和理非與勇武」、「基督教和港人」,還有各種團體聯合起來了,更不用說香港人懂得跑去找歐美求助。中共賴以成功的分化,暫時好像不那麼湊效。最近還有另一單新聞,中國漁船與菲律賓漁船相撞,菲律賓漁船上廿多名船員墮海,結果中國人沒救菲律賓人,路過的越南漁船救了菲律賓人,結果中國又成功 connect people了(好笨)。

其實,19世紀,歐洲也曾盛行中國風。當時的貴族,以購買中國器具為風尚。明明中國傳統上有很多美好的東西,可是在五四運動、共產統治和文革期間通通都沒有了(文彥語)。等到有一天,中國能解決這些政府問題,並重拾對自己中國文化的信心,甚至讓其他國家也服的話——例如美國總統的女兒來北京大學讀書,而不是中共書記的女兒跑去哈佛求學,那也未必不是壞事。


4. 中國會再興起嗎?

西方五百年前殖民世界,中國五百年後來躋身強國之列,要中國「和平崛起」,恐怕未必能滿足好事之徒(所以才有派解放軍接收香港之說)。

不爭的事實是,中國的確在發展,而且很快,改革開放才區區四十年,中國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,很難說中國完全是垃圾(當然犧牲了很多很多無法挽回的東西,包括六四死去的人、改革腐敗制度的機會、自由思想、質素等)。中國人口多、國家大,很多東西不能一朝一夕解決,這也是事實。今天做不到的,五十年後,也許中國做得到也未定?北上廣深超越香港也不是不可能呀。

反之,香港又怎樣?好的制度都被一群賣港小人蠶食了,經濟繼續單一,文化不及日韓台中,等到香港有一日變成中國的普通城市(中國加速去殖民化也好,香港不爭氣也好),失去自己特色和優勢,那香港就真的完蛋了。

5. 小結

總有一日會忘記(或被忘記)的,但我希望唯獨不會忘記這個。


0
Previous PostOlder Posts Home